凯时
您当前的位置: > 凯时 >

1978年14岁陕西女子被特招入伍退伍后嫁入豪门现身价440亿

来源:原创 编辑:admin 时间:2022-04-20 06:55

  原标题:1978年,14岁陕西女子被特招入伍,退伍后嫁入豪门,现身价440亿

  2022年新年伊始,香港地区疫情加剧,引起了全国人民的热切关注,大陆迅速组织专业的医疗团队赴港,众多企业家和慈善机构也都为香港抗疫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2月15日,中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宣布采购7万套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盒,捐赠给香港特区政府。

  中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全国500强中排名410位的大型生物制药外商独资企业,福布斯全球最佳雇主之一,其创始人郑翔玲,却是陕西一个小山村出身,由于从小拥有“特异功能”而被招入伍,十年军旅生涯后嫁入豪门,传奇女强人。

  她的父亲郑维叶是村里有名的“神医”,人人都说他拥有能“透视人体”的特异功能,一手望闻问切的功夫更是使得出神入化,方圆百里冒名前来请求医治的病人们,常年累月的挤满了郑翔玲家小小的老窑窖房。

  郑维叶的“透视”功能,并非正儿八经的科学研究,而是人们相信他的医术,口口相传喊出的名声。

  传闻当年一个富商经过他家门口,郑维叶“一眼”就看出他胸口郁疾,恐有多年头晕眩目、睡眠轻浅等问题,他给这位富商“按摩排毒”近两个时辰,开了一剂药方后,这位富商多年的老顽疾便根除了。

  为了感谢郑维叶,这位富商给他送来了好几辆马车的粮食,还赠予他“妙手神医”的牌匾,而凭借着过硬的中医功夫,郑维叶治好的病人数以千计,在当时那个年代已经是十分令人惊叹的事。

  小时候老师抽背课文,不管学没学过,郑翔玲都能将书本一盖,一字不差倒背如流。

  小神童的名声传开后,郑翔玲被当地记者邀请去做实验:一团红色的毛线裹在厚厚的卫生纸中,全程背过身的郑翔玲却能一眼就能分辨出其颜色。

  聪明伶俐的郑翔玲,自然不是真的能“透视”,媒体不过是借着她父亲的名号吸引注意,而熟读课文,也不过是她比常人更加努力。

  她在家中排行老四,她的几位哥哥也被吹捧成了拥有“特异功能”的天才,福祸相依,这样的吹捧给郑翔玲带来了关注,也带来了不同寻常的压力。

  由于年岁尚小,郑翔玲还没有意识到她与记者表演的那场“实验”引来了多大的关注。

  1978年,年仅14岁的郑翔玲被陕西省某军需处看中,特招入伍,加入了一个当时专设的医学深造项目组,自此踏上了与父亲相同的医学研究之旅。

  郑翔玲深知自己并没有所谓的“透视”功能,因此她在学习上花费了比常人刻苦百倍的努力,小到中医里人体的720个穴位,大到五脏六腑所有器官在各种情况下可能表现出的数千种疾病,她都能丝毫不差地对答如流。

  因此,当初特招她入伍的军需处医学项目负责人,作为专门研究人体科学的专家,自然知道不存在所谓的特异功能。

  真正让他们心动的,是小小年纪的郑翔玲便拥有刻苦耐劳的精神,而且懂得扬长避短,其父亲又是中医专家,这样的人才自然是不可多得。

  成年后,郑翔玲进入部队军医院校进行系统的学习,1984年,临近退伍的郑翔玲又通过了进修心脑血管的审批,直到1988年2月才完成了所有的学业,正式退伍以及毕业。

  十年的军旅生活,塑造了郑翔玲坚韧正直、不屈不挠的顽强品格,也让她的医者大爱在之后的岁月中,通过不同方式淋漓精致地展现了出来。

  而原本以为自己会在医学的道路上平平淡淡走下去的郑翔玲,却碰到了改变她一生的那个人。

  退伍之后的郑翔玲,恰是24岁芳龄,眉眼如黛、谈吐尤佳的她,一时成为了医院的婶婶阿姨们争相介绍对象的香饽饽。

  在部队当中,郑翔玲也不乏追求的对象,但她无心男女关系,只一心渴求学业,因此在儿女情长方面,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窍不通。

  在一同退伍的战友举办的聚会上,郑翔玲的婚姻大事总是被大家调侃,并且也真心的为她搜寻着既有责任担当、又能闯出一番事业的君子良婿,旁人都很焦急,当事人郑翔玲却显得悠然自得。

  无心插柳柳成荫,在院方举办的一场学术交流会上,郑翔玲结识了一位名叫谢炳的青年,他的谈吐、格局、眼界,都深深打动着郑翔玲,让她体会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情愫。

  尽管两人年龄相差12岁,但在一次又一次的交往中,二人都越发笃定了对彼此的喜爱,然而在深入了解之后,郑翔玲才得知自己心仪的这位青年,并非普通人。

  他的爷爷谢易初,是大名鼎鼎的正大集团创始人,身价一度登榜泰国首富,而作为爱国华侨,出生于广东的谢易初在成功之后更是致力于家乡慈善事业,在中国内陆捐建了多家华侨医院、华侨中学等公共建设。

  谢炳的父亲谢正民,是正大集团中国区首任董事长,财富值在上个世纪便高达30多亿美元,谢家父子都继承了爷爷谢易初的爱国心,对中国食品工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虎父无犬子,谢炳不仅精通商道,而且是中医科班出身,这也是他与郑翔玲如此合拍的原因所在。

  在父亲的支持下,谢炳将传统中医和资本运作相结合,带领正大集团实现向健康产业的跨越。

  而他与郑翔玲相识的那场聚会,正是正大集团和郑翔玲所在医院即将开展合作的首次交流会。

  她十四岁进入部队,几位哥哥虽然也都发展得不错,但大家都是普通的平凡人,从来没想过攀附权贵。

  巨大的家境差异,对郑翔玲来说可以视若无物,可谢炳的压力或者外人的流言蜚语,却不知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郑翔玲普通的家世,在谢炳的家族背景面前,似乎成为了二人之间一条巨大的鸿沟。

  但电视剧般的狗血情节并没有在二人之间开展,已经年过36岁的谢炳,不仅深知自己需要一个怎样的贤内助,也并不认为郑翔玲的才华会因为她的家庭出身而蒙尘。

  初次带着郑翔玲回香港拜见父母后,二老就被郑翔玲身上军人的飒爽和奠基在专业能力上的自信深深地打动。

  真正的豪门并没有世俗的恩怨,见多了大风大浪的企业掌舵人,也不是心胸狭窄之辈,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两人的结合是强强联手、所向披靡。

  1992年,郑翔玲和谢炳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郑翔玲随丈夫一同定居香港,过起了豪门富太太的生活。

  这个“豪门富太太”,可不是一般的只会享受的太太,专业素养极高的郑翔玲,是个一天都闲不住的主。

  定居香港后,郑翔玲深切感受到了内陆和沿海地区的差距,她一边努力在正大集团站稳脚跟,一边思索着如何发挥自己的专长,真正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从而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为了帮助丈夫在健康食品行业行稳致远,她先后为正大食品研究中心撰写了多份基于中医药材的分析报告,并且就当前研究方向和计划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许多富有建设性的意见。

  嫁入豪门的郑翔玲,并没有成为一个被物质裹挟的俗人,反而蜕变成为真正符合豪门精神的强者。

  1993年底,新婚燕尔的郑翔玲夫妇喜迎龙凤胎,姐姐取名其润,弟弟取名承润。

  为了照顾两个孩子,郑翔玲不得不将手头的工作暂时放一放,将重心转移到家庭上来。

  而丈夫谢炳也深知郑翔玲的远大抱负,处理手头工作的同时,也筹划着一个能让妻子大展身手的新平台。

  基于谢炳自身对医学行业的了解,早在认识郑翔玲之前,他就打算朝着专门的医药研发机构进军。

  但医学的特殊性,注定了这门事业必须在拥有高端现代化设备的同时,拥有一支强悍的科研团队,二者缺一不可,而同时具备这两个条件,往往不是用钱就能简单搞定的。

  郑翔玲在怀孕之前,既是刚刚加入谢家,又是初次着手管理正大集团的诸多事业,不论是在家族里还是公司当中,大大小小的压力都让她不便抽身,天天连轴转。

  谢炳将自己有意引进新设备、涉足医药行业的想法与郑翔玲商讨后,两人一拍即合。

  这是她产后复出、重操旧业的新舞台,也是谢炳作为一个投资者,同时作为她的丈夫,送给她的一份大礼。

  在考察了美、英、德、日本、加拿大等数十家医药设备制造商的详细情况后,郑翔玲先后四次往返国内外,最终敲定了合作伙伴。

  在解决设备问题后,她亲手撰写了未来研究方向报告以及薪资待遇等多项细节,挨个拜访了以往认识的战友和同事中她所看好的科研型人才。

  泰德制药的研究方向,在丈夫初次向她提出此事时,就已经有了目标——靶向药物。

  靶向药物由于其研发和生产都具有极高难度,国内一直处于空白状态,而从小受中医熏陶,自记事起就泡在医学里的郑翔玲,不仅深知国内外在这方面的差距,而且也相信世上无难事,只要肯认真。

  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科研精神,郑翔玲带领北京泰德科研团队,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药材,耗时两年,历经无数次的推翻重来,终于在1998年成功开发了我国首个独家靶向药物:凯时—前列地尔注射液,并通过中国国家药品监督局认证,正式上市。

  随后,北京泰德在郑翔玲的带领下,成为我国第一个拥有靶向药物自主研发、生产、检测、上市全系列功能的高科技制药企业。

  有了北京泰德的成功,郑翔玲这个“豪门太太”,以过硬的本领和卓越的魄力,成为了谢家不可忽视的力量之一。

  初涉企业运营和团队管理,郑翔玲遇到了很多困难,丈夫谢炳也给她提供了很多帮助,再也没有人记得当初二人的背景差距,只知道谢炳郑翔玲夫妇是行业的翘楚,更是豪门夫妻中的楷模。

  2000年,她与谢炳共同注册成立了中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郑翔玲担任执行董事。

  夫妻齐心,其利断金,中国生物制药在郑翔玲二人的共同管理下,成为了中国制药行业的中流砥柱,在肝脏、心血管、肿瘤等急难病症上都做出了突出的科研贡献。

  当香港媒体就此事大加报道、夸赞“谢家儿媳既会赚钱又热心肠”时,却不知这早已不是郑翔玲的第一次慈善行为。

  早在北京泰德正式盈利后,她就在老家陕西成立了“翔玲助学基金”,捐资数百万来支持教育、兴建希望小学。

  军人出身的郑翔玲,从来没有忘记国家对自己的培养,因此她取得成功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建设家乡、反馈社会。

  除了助学基金,她还聘请专人负责“翔玲敬老金”,以定期资助家乡七十岁以上的孤寡老人,至今受惠者已多达2700多名。

  她个人参与的各项慈善活动累计捐款高达2000多万元,还未包括以公司名义捐赠或各类药品物资,被陕西省评为“三秦慈善家”。

  作为定居香港的大陆企业家,郑翔玲在推动国内与香港的经贸往来上也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她在香港积极宣传爱国精神,推动香港与陕西举办企业家联谊会议,并且特新提供活动资金。

  学海无涯,2004年,40岁的郑翔玲报考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研究生,并在2007年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按照她的年轻同学们的话来说:“郑翔玲仿佛是一个永动机,永远有着充沛的活力。”

  随后的几年中,郑翔玲积极活跃在内陆和香港两地,就医药行业的发展、以及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多个前沿行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中国制药在她与谢炳的带领下,年营业额高达200多亿,夫妻二人以625亿元人民币的资产总额,在中国富豪榜中排名第23位。

  2017年,陕西榆林爆发特大洪水,郑翔玲在得知灾情后第一时间向家乡捐款100万元,并调动附近合作厂商,就医疗物资、生活物资等救灾必需品提供了及时的支持。

  2019年,陕西省脱贫攻坚“最后一公里”的困难时刻,郑翔玲带领港澳秦商扶贫代表团亲自赶赴家乡,一举设立了6000万元的扶贫基金。

  从陕西走出去的姑娘,以自己的力量回馈着祖国,这不仅是一个女企业家的担当,也是一个中国人内心最淳朴、最深厚的力量。

  2019年,胡润女企业家榜单上,郑翔玲、谢其润母女以44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总额,排名第七。

  疫情爆发后,郑翔玲组织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联谊会以及正大集团下属企业,积极开展捐钱、捐物资、捐药等多项抗疫驰援工作,仅仅中国制药公司捐赠的物资便超过2200万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年幼时“特异功能”的舆论压力,让郑翔玲学会了自强不息;十年军旅生涯的磨练,让爱国之情深深地扎根在她的心灵。

  自强者打不倒,自爱者人爱之,如今的郑翔玲已非嫁入豪门,她自身,便是豪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